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一年花出170亿高强度资本支出锁定资源“慢半拍”的紫金矿业竞拍西藏珠峰

2022-11-24 16:20:00 3657

摘要:紫金矿业(601899.SH)今年保持了较高的外部并购强度。7月15日晚,西藏珠峰(600338.SH)公告,其控股股东塔城国际资源的股权司法拍卖过程中,紫金矿业投资(上海)有限公司以每股单价28.6元,竞买成交1600万股,总价共人民币4...

紫金矿业(601899.SH)今年保持了较高的外部并购强度。

7月15日晚,西藏珠峰(600338.SH)公告,其控股股东塔城国际资源的股权司法拍卖过程中,紫金矿业投资(上海)有限公司以每股单价28.6元,竞买成交1600万股,总价共人民币4.58亿元。

就在前一日,紫金矿业刚刚公告,以总计4.9亿元的代价收购新疆乌恰县萨瓦亚尔顿金矿。

若将此前收购的阿根廷3Q项目、拉果错盐湖和湖南湘源铷锂多金属矿,以及17.3亿元获得ST龙净(600388.SH)15.02%的股权计算在内,近一年时间里,紫金矿业用于外部并购的资金已超过170亿元。

对于此次竞拍西藏珠峰股权,有市场人士认为紫金矿业看中对方的盐湖资产。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西藏珠峰拥有大量铅、锌和铜等基本金属资源,同时此次紫金矿业获得的股权数量较为有限,甚至上市公司都未对此单独发布公告。

这意味着,投资西藏珠峰的性质,可能与公司既有的盐湖等其他资源性质不同。

对此紫金矿业证券部人士18日回应称,“具体竞拍意图不清楚,紫金矿业(上海)投资公司是集团全资子公司,其本身也具备一定权益资产,或者是矿产资源的投资权限。”

对于此次竞拍西藏珠峰股权,有市场人士认为紫金矿业看中对方的盐湖资产。-视觉中国

资金、并购意愿为前提

“(有色)跟农民种地一样,产品价格高的时候,企业现金流最好,这个时候企业投资意愿更强。”有色行业专家景川指出。

紫金矿业近一年的并购方向,大概分为锂资源、上市公司股权两方面。

去年8月,公司董事长陈景河表态“将开拓布局锂资源”后不久,上市公司便启动了对加拿大Neo Lithium Corp(新锂公司)的收购,并由此获得了首个锂资源—阿根廷3Q项目。

2022年4月底,紫金矿业宣布,计划以76.82亿元收购盾安集团旗下四项资产包,其中大部分由拉果错盐湖组成,该部分资产作价近50亿元。

6月底,公司再次宣布,拟18亿元收购湖南厚道矿业71.1391%股权,该公司100%持有湖南道县湘源铷锂多金属矿。

以上在锂资源的布局,被紫金矿业方面称之为“两湖一矿”。

若按照上市公司统计的数据,上述锂资源全部收入囊中后,紫金矿业控制的“两湖一矿”碳酸锂当量资源量将超过1000万吨,远景规划年产能有望突破15万吨碳酸锂当量,均将进入全球前10、国内前3的水平。

上市公司股权的收购,则以对ST龙净的股权收购为代表。

至今年5月底,该公司控股股东已由龙净实业变更为紫金矿业,公司实控人由吴洁变更为闽西兴杭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2021年以前公司的并购重点还集中在铜、金传统业务领域,如对巨龙铜矿、圭亚那奥罗拉金矿的成功并购,如今紫金矿业明显转向收购新能源战略金属。

缘何紫金矿业并购方向会出现如此改变?

这与公司整体战略的调整不无关系。陈景河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曾表示,“(面对)能源革命,如果说我们还无动于衷的话,我们会犯很大的错误,我(们)就是慢了半拍,但现在进入还不算太晚,紫金矿业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

此外,紫金矿业年初发布的“五年(2+3)规划和2030年发展目标纲要”明确,第一阶段(2021-2022年)的发展目标中,除了推动既有金、铜技改和投产外,还要求“新项目并购和地质勘查取得进展”。

“也不能说是最近并购密集,公司发展这么多年,并购一直是公司扩张的主要手段。”上述紫金矿业人士回应称。

上述纲要明确,“聚焦金铜等战略资源,以及高增长潜力矿种和新兴矿种,高性价比提升矿产资源拥有量和可利用储量比例。”

当然,并购的前提需要必要的资金储备。得益于近几年有色市场较好的形势,紫金矿业手头前所未有的宽裕。

2019年,紫金矿业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107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不到61亿元;从2020年开始,铜、金触底回升,叠加公司产量的增长,到2021年末上述两个科目金额已分别增加至261亿元和136亿元。

到今年一季度末,上述现金及等价物余额更是增加至225.4亿元,单季度增量接近90亿元。

换言之,有了上述发展战略、充裕资金作为支持,才有了紫金矿业今年对资源和上市公司股权收购的活跃表现。

3Q项目开发进度仍为主要看点

这几年,紫金矿业保持有色行业市值“一哥”地位,但是受到2020年本轮锂价上涨周期的影响,龙头地位受到威胁。

“锂业双雄”,是最有力的两个竞争对手。就在上周,这两家锂业公司与紫金矿业的市值差,只差一个涨停。

与锂、钴等行业龙头相比,铜、金、锌等基本金属占主导的紫金矿业估值方面不占优势。同时,考虑到锂作为“新能源系”主要金属品种的战略地位,锂资源也就成为了紫金矿业的必然选择。

只是,此次收购的西藏珠峰股权,却与前述“两湖一矿”在紫金矿业内部的地位,会有不同。

“控股股东股权前前后后已经进行过三次拍卖,紫金矿业子公司是首次出现在竞拍成交名单中。”西藏珠峰人士指出。

此次,紫金矿业子公司获得的1600万股数量也十分有限,因为西藏珠峰股份总数超过9亿股。截至7月16日,后者控股股东塔城国际仍持有2.45亿股。

不难看出,紫金矿业子公司持股比例较小,尚无法对西藏珠峰产生实质性影响。

所以,此次竞拍股份与上述紫金矿业人士反馈情况类似,只是投资子公司在自身权限内作出的一次常规的股权投资。

曾参与西藏珠峰前几次股权竞拍的投资者,目前也获得了较为丰厚的收益。

如2021年7月末的一笔1663.2万股的竞拍,成交价仅有20.12元/股,而公司最新收盘价已达29.81元。

不过,上述西藏珠峰人士还回应称,“不排除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进一步拍卖的可能”。接下来,紫金矿业方面会否继续竞拍尚未可知。

而就紫金矿业自身的项目进展来看,现阶段只是完成锂资源的初步布局,尚无实际锂盐产品产出,而最快出产品的产能可能会来自阿根廷的3Q项目。

据紫金矿业公号消息,3Q项目的小预浓缩池于今年3月23日开工建设,5月进入冬季施工,至阿根廷时间6月20日,第一股卤水顺利注入浓缩池,开启第一阶段的采卤晒卤试生产。

就行业运行趋势来看,近两年大量行业外部资本“跨界”进入锂行业,以阿根廷为代表的不少盐湖产能,预计今年下半年或明年会投产。

此外,行业内部的锂盐厂,现阶段也处于扩产强周期当中,甚至不少二线锂盐强企业规划产能已超过10万吨水平。

上述背景下,如果紫金矿业这类后来者动作较慢,等到实际产品产出时,很可能会面临锂产品价格下跌的风险,从而降低自身锂产品利润率。

有利的方面是,紫金矿业已经布局的锂资源集中在矿端,并以低成本的盐湖为主,抵御价格下跌的“安全垫”足够厚。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