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一把亏光8年利润,看西部矿业如何对劣质资产减值“秘而不宣”

2022-11-24 14:46:54 548

摘要:4月18日,青海省国资委旗下上市公司西部矿业暴雷,短短三个月,业绩由预盈利1亿元变为预亏损超过20亿元,变脸主要系对联营企业青投集团的全额计提早在2018年半年报是,西部矿业公布的财务数据还显示青投集团还有100亿的净资产,如今却归零了。西...

4月18日,青海省国资委旗下上市公司西部矿业暴雷,短短三个月,业绩由预盈利1亿元变为预亏损超过20亿元,变脸主要系对联营企业青投集团的全额计提

早在2018年半年报是,西部矿业公布的财务数据还显示青投集团还有100亿的净资产,如今却归零了。西部矿业知情却为何“秘而不宣”?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上市以来,从未亏损过的西部矿业这次却毫无征兆的亏损超过20亿。

4月18日,西部矿业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预计2018年度将出现大额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63亿元,同比大幅减少25.36亿元。而此前1月份,西部矿业曾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18年将实现盈利,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亿元。

也就是说,仅仅三个月时间,西部矿业的业绩从预盈利1亿变成了巨亏20亿。

而对于亏损的原因,西部矿业公告表示,公司根据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投集团”)存在的减值迹象,在第三方评估机构的协助下,对该股权投资的可回收金额进行了评估。经评估,公司对青投集团股权价值的可回收金额为0,因此确认对青投集团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25.22亿元。

无法理解的是,被实施25亿元减值的投资标的,在西部矿业2018年半年报中还被标注净资产百亿,时至全年报披露时仍被标注有百亿资产。

公告一出,上市公司即刻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其自查业绩预告差异巨大的原因。那么青投集团超过百亿的净资产怎么会在半年的时间里说清零就清零?如果说这次西部矿业业绩暴雷的根源是青投集团的危机,那么在这个危机早在2018年下半年就有了风险。

家里有矿之—西部矿业

中国有色金属巨头西部矿业就是传说中“家里有矿”的那种公司,它是青海省国资委旗下上市公司,是西矿集团的支柱产业分支之一。截止目前为止,上市公司共有七座矿山,包括有色矿六座、黑色矿一座。2007年,西部矿业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并在上市第一年就交出了另投资者惊艳的成绩单,此后几年业绩虽有所下滑却不曾有过亏损。

而此次的突然暴雷,始于2013年西部矿业和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投集团”)的一次交易。

彼时,西部矿业和青投集团签订增资协议,以公司所持下属子公司百河铝业100%股权、西部碳素100%股权,西海煤电100%股权、分公司唐湖电力的整体资产以及公司所拥有对上述公司的债权和部分现金,合计29.66亿元作为对价,认缴青投集团的新增资注册资本,公司持有青投集团增资后35.89%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方。

实际上,就业绩来看,西部矿业以这些资产对外投资,实际扮演剥离亏损资产的意味。

事实上,在交易完成后,2013年西部矿业当年净利润同比增长了722%。2013年到2017年,青投集团的经营情况虽然一路下降,但顶多算发展不稳定,倒也没有出现过太大的损失,这四年时间里青投集团实现的净利润分别是1594万元、90万元、844万元、5245万元。

直到2018年上半年,西部矿业还持有青投集团20.36%的股权。按照西部矿业的持股比例来看,其持股的净资产有将近22亿,但这却被突然清零了。

青投股权清零,发生了什么?

4月18日,西部矿业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拟将所持有的20.36%的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投集团”)的股权价值的可回收金额计为0,更正后的净利润将减少25.36亿元

在三个月之前,西部矿业曾经预告称,2018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预计将达1亿元。在此期间,西部矿业并未就青投集团出现减值的时间点和原因进行披露。那么,西部矿业时何时发现青投集团存在减值迹象的?

根据西部矿业4月24日公布的年报,其称“于2018年12月21日,本集团管理层判断对青投集团的长期股权出现减值风险。而本集团根据《会计准则评估机构第8号资产减值》的相关规定,在第三方评估机构的协助下对该长期股权投资可收回金额进行评估,就账面价值大于可回收金额的部分集体资产减值损失。”

也就是说,西部矿业2018年底就发现了青投集团的减值迹象,管理层不仅没有在第一时间对外披露,更是在2019年1月30日的业绩预减公告中只字未提。股吧上有网友认为,“这不仅是披露未及时,或还存在刻意隐瞒的可能。”

业绩变脸早有迹象?

事实上,早在2017年青投集团的财务就开始恶化。青投集团下辖多家子公司及1家上市公司——金瑞矿业。自2018年12月27日以来,青投集团控股的金瑞矿业再接连发布10份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被冻结的公告,皆因与不同的租赁公司发生合同纠纷所致。

然而在金瑞矿业连续发布控股股东股份冻结情况的公告的这段时间内,西部矿业却从未发布过风险提示公告,也未发布过持股公司股权冻结的相关信息。从年报数据看来,2017年青投集团短期债务高达219亿元,可能触发违约的债务总额非常大,而流动资金严重不足,流动比率低至0.45。

而从当年的新增贷款数据来看,从银行贷款等渠道融资的渠道收缩明显,而融资租赁和小额贷款非标渠道上升。2018年5月份,青投集团在2017年发行的3亿美元债价格开始下跌,6月份出现雪崩态势。

2018年12月青投与央企合作,企图帮助公司纾困。再到2019年1月,国家电投与青投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然而,就在这样的重点扶持下,青投集团还是在2月时一周内发生了两次违约,引来了标普全球评级将其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B+”下调至“CCC+”。

事实上,这不是青投集团第一次面临如此严峻的融资环境,2016年青海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当年向青投集团增资了24亿。

还是2016年,彼时青投集团对青海黄河水电再生铝业有限公司(黄河水电再生铝业)开始进行债务重组,后者是大股东原是中国铝业,由于彼时铝价低迷,黄河水电再生铝业连续大幅亏损,中国铝业拟转让其所持股权,有青投集团核心子公司员工对重组亏损公司的行为颇有微词。

实际上,青投集团当年承接的并非是西部矿业的优质资产,其中的百河铝业2012年亏损了1529万元,西海煤电2012年亏损了1529万元,唐湖电力亏损2.1亿元。若说青投集团的司法冻结“暴雷”或是引爆西部矿业业绩变脸的导火锁。那么承接了大量亏损企业的青投,对公司的现金流产生压力,最终反应在了其经营困境上。

全额减值合理么?

颇令人不解的是,此次西部矿业对青投集团是全额一次性计提,后续的亏损对西部矿业将不再造成影响,不过,西部矿业仍然持有青投集团20.36%的股份,股权结构不发生变化。

这意味着西部矿业此次将20多亿元的投资一次计提,但投资股权还在,也就相对于账销案存。所谓的账销案存,是指企业通过清产核资经确认核准为资产损失,进行账务核销,但尚未形成最终事实损失,按规定应当建立专门档案和进行专项管理的债权性、股权性及实物性资产。

既然存在收购投资的可能性,西部矿业为什么不逐步计提,而是要一次性计提损失?那么,一个摆在西部矿业面前的问题是,如果后期青投集团后期经营好转,西部矿业该如何处理计提约25亿元全额减值一事。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