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全球锂矿竞购地图:当锂成为战略资源,矿在哪、谁能买

2022-11-24 16:56:29 175

摘要:文丨李梓楠 潘俊田编辑丨程曼祺当地时间 11 月 2 日, 加拿大创新、科技和经济发展部发布公告,要求中矿(香港)稀有金属资源有限公司、盛泽锂业国际有限公司、藏格矿业投资(成都)有限公司三家中国企业在 90 天内剥离或撤销其在加拿大锂矿公司...


文丨李梓楠 潘俊田

编辑丨程曼祺


当地时间 11 月 2 日, 加拿大创新、科技和经济发展部发布公告,要求中矿(香港)稀有金属资源有限公司、盛泽锂业国际有限公司、藏格矿业投资(成都)有限公司三家中国企业在 90 天内剥离或撤销其在加拿大锂矿公司中的股权投资。理由是这三起投资 “威胁了加拿大国家安全和关键矿物供应链”。


这三家企业的业务都包含锂盐生产。锂盐即碳酸锂、氢氧化锂等锂化合物,是生产锂电池重要的原材料。


“中国锂盐行业对他国政府的限制动作早有预料,只是在等待靴子落地。悬念在于,谁会先发难,哪些公司会先被波及。” 一位锂盐公司人士称。


除 3 家涉事企业外,还有赣锋锂业、宁德时代、紫金矿业等中国企业已投资了加拿大锂矿公司或正在推进交易。


锂在 2010 年以前主要被用在消费电子电池、玻璃、化工和医药领域,它可以降低化学材料的溶化温度,也是双向情感障碍和抑郁症药物的原料之一,被称为 “工业味精”。


随着使用锂电池的智能电动汽车销量增长,锂的用量大幅攀升。去年全球开采的 61% 的锂被用于生产汽车动力电池。电池的重要材料碳酸锂已从 2020 年末的 4 万元 / 吨上涨至 58 万元 / 吨。碳酸锂等锂盐占动力电池近 4 成成本,动力电池又占整车 40%-60% 的成本。锂开始被称为 “白色石油”。



从 “味精” 到 “石油”,锂对国家和产业链的重要性已发生巨大变化。这个原本相对小众的原材料行业也从一个市场逻辑主导的领域,变为商业竞争和大国博弈共同影响的战场。


中国企业在加拿大的过往投资相对安全


加拿大政府此次对 3 家中国企业的投资限制基于 1985 年颁布的《投资加拿大法案》(Investment Canada Act,简称 ICA)。


ICA 规定了外国实体投资加拿大公司时,政府的审查范围和方式。在工业、科技领域,加拿大创新、科学和经济发展部可自行决定是否对某项投资进行国家安全审查,这与交易金额、所涉股份数量无关。


2021 年 3 月 ICA 新增规定,外国实体收购加拿大关键矿产领域公司股权时必须接受国家安全审查。同期,锂矿被加拿大政府添加至 “关键矿产” 名单。


今年 10 月 28 日,加拿大政府再次发布补充的实施细则:外国国有企业和受外国影响的私有企业在加拿大关键矿产领域的重大交易,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被批准。


这是一个步步收紧的过程,从加拿大相关政府部门可自行决定是否审查,到必须对关键矿产投资进行国家安全审查,再到如无特殊情况不批准投资。


把 “受外国影响的私有企业” 也列为受限主体,意味着即使是中国民营企业也会受影响。中国大部分锂矿和锂盐龙头公司是民营企业。此次被加拿大政府限制的三家中国企业:中矿资源、盛新锂能和臧格矿业均为民企。


今年 10 月 14 日,另有一家中国企业,四川雅化集团自行放弃了认购超级锂业公司股份的计划。其公告中称,目前的国际形势可能对矿山开发带来较大影响,所以终止投资。


一位锂盐公司人士认为,未来各类中国企业投资加拿大锂矿公司时,都难以通过加拿大国家安全审查。


部分中国锂业公司更早时已在为可能出现的限制做准备。赣锋锂业自 2016 年开始多元化布局锂矿资源。目前赣锋在阿根廷、墨西哥、非洲马里、爱尔兰及澳大利亚均有锂矿资产。


接近赣锋的人士告诉《晚点 LatePost》,赣锋锂业认为目前其已掌握足够的锂矿资源,现在的业务重心是更快投产、增产。


除此次涉事的 3 家中国企业外,还有 5 家中国企业已在加拿大投资了锂矿公司。市场关心,已完成的投资是否会受影响。



从中矿两起投资的不同命运中,可以摸索当前加拿大政府的审查思路。


中矿先后在 2019 年和 2021 年投资加拿大锂矿公司 Bikita 和 PMW。前者交易金额为 13 亿元人民币,认购了 74% 的股份,中矿同时获得了 Bikita 旗下位于加拿大的 Tanco 矿山 100% 的股权;后者交易额为 808.89 万元,认购了 5.72% 的股份。


从金额和控制权上看,第一笔投资更重大,但并未被加拿大政府要求剥离股份,反而是中矿对 PMW 这笔更小的投资被要求撤回。


区别在于,中矿对 Bikita 的投资已通过了加拿大国家安全审查,而对 PMW 的投资尚未通过相应审查。据 ICA,加拿大政府可对 5 年内未通过国家安全审查的交易做追溯审查。


梳理其它已发生的中国企业对加拿大锂矿公司的投资,除已被要求撤销和叫停的 3 起投资,以及雅化集团自行终止的 1 起投资外,其余皆已完成国家安全审查。


中矿在事件发生后的电话会中表示,加拿大的安全审查对 Tanco 项目不具追溯性,公司今年和未来的业绩不会受重大影响。


根据现有加拿大法律框架和实践,已完成的 ICA 审查未被追溯、推翻。但随着全球产业竞争加剧,更极端的情况也可能出现。


一位锂盐公司人士表示:“中国锂行业的不安全感在于,加拿大政府并未发布可预期的具体标准。到底什么投资行为算 ‘威胁国家安全和关键矿物供应链’?” 有公司担心,这顶帽子在实际执行中会有很大操作空间,是一条摸不透的红线。


此次事件中,盛新锂能被要求在 90 日内放弃对智利锂业的投资。盛新锂能对《晚点 LatePost》表示,智利锂业虽是在加拿大注册、于加拿大多伦多交易所上市的公司,但它的矿产项目全部位于阿根廷,盛新锂能收购智利锂业部分股份可能不会影响加拿大国家安全。目前盛新锂能仍在与智利锂业沟通,没有完全放弃投资计划。


ICA 中规定,如交易相关主体对加拿大政府部门做出的国家安全审查结果有异议,可根据《联邦法庭法案》(Federal Courts Act)申请司法复核。


澳大利亚限制中国企业锂矿投资比例


在加拿大以前,澳大利亚已收紧了对外国企业投资锂矿公司的限制。


宁德时代与锂盐生产商天华超净的合资公司天宜锂业 2020 年试图收购澳大利亚矿企 AVZ 12% 的股份时,曾被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叫停。一位行业人士称, FIRB 认为该投资 “不符合澳大利亚国家利益”。


澳大利亚参议院与众议院在 2020 年修订了《外国收购和收购费用征收修正案》( Foreign Acquisitions and Takeovers Fees Imposition Amendment Act 2020 )和 《外国投资改革法》( Foreign Investment Reform Act ) ,2021 年 1 月 1 日起执行。


两项法案规定,海外实体在澳大利亚收购影响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企业 10% 及以上股权时,需要通过 FIRB(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 的国家安全审核。其中锂矿企业被明确列为 “影响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企业”。


蔚来今年 8 月以 6 亿元人民币入股澳大利亚锂矿公司 Greenwing Resources。一位接近此事人士称,蔚来在该项目中持股比例低于 10%,不需申报 FIRB 审查。


一家中国相关公司的风险评估部门认为,澳大利亚政府未来不会允许中国企业收购澳大利亚锂矿公司 10% 以上的股份。


赣锋、天齐等老玩家已有重要资源,新入局的宁德时代、比亚迪受更多限制


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的态度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些国家的锂矿企业掌握了全球超半数的锂矿资源。加拿大本土的锂矿探明储量并不高,仅占全球 2.6%,不过部分加拿大企业拥有南美等地的矿产。


围绕锂这一关键资源,产业链各环节如今形成了交错的竞购链条。


在最上游是分布在世界各地的不同锂矿项目。锂矿主要有 3 类:矿山中的锂云母、锂辉石和盐湖中的锂卤水。其中锂辉石和锂卤水的开采成本更低。

图:从左至右依次为锂辉石、锂云母、锂卤水


这些矿产在地理上非常集中,智利、澳大利亚和阿根廷 3 国拥有全球 78% 的锂矿资源。含锂量最高的锂辉石矿是澳大利亚的格林布什,含锂量最高的锂盐湖是智利的阿卡塔玛。


中国是全球第 5 大锂矿资源国,但中国探明的锂矿储量仅占全球 6%。



大部分国家的矿产资源归该国所有,但本国和外国企业可获得一定年限的开采权和对应的矿石所有权。开采年限一般在 20 年-50 年,这是企业可掌握的最高权益。


在这一环节,全球最主要的玩家是美国、澳大利亚和中国。据天齐锂业招股书,全球 79% 的锂矿资源掌握在雅宝(ALB)(美国)、皮尔巴拉(Pilbara)(澳大利亚)、Allkem(澳大利亚)、天齐锂业(中国)、IGO LImited(澳大利亚)、赣锋锂业(中国)和 Mineral Resources(澳大利亚)7 家公司手中。



7 家公司各有来路。要么是本国有丰富的锂矿资源,如澳大利亚的皮尔巴拉 、Allkem、 IGO LImited 和 Mineral Resources。要么是多年前就进入锂矿行业的化工企业,如成立于成立于 1993 年的雅宝。


赣锋和天齐则崛起于中国的电动车热潮。他们于 2011 年之后开始在全球购买锂矿资源。


自 2020 年末碳酸锂供应短缺、价格高涨以来,更多下游的动力电池企业、新能源车企也试图去上游掌握锂矿资源,以保证原材料供应量并降低成本。



其中一些公司并不缺钱,如宁德时代、特斯拉等,但他们失去了先机。后入局者更易获得的是锂矿项目的包销权。包销权可以锁定矿产供应量,即在一定年限内每年都能购买到定量的矿石,但不能控制采购成本。


包销权可通过直接入股矿产项目获得,也可通过入股拥有矿产项目的公司获得,包销权的多少主要受投资金额和所占股比影响。此次被加拿大政府要求剥离和撤销投资的 3 家公司获得的都是包销权。


需要锂的公司也可以直接向矿企、锂盐企业购买锂矿或碳酸锂、氢氧化锂等锂盐。这种交易方式无法保证价格和供应量,最不稳定。


另一个选择是期货交易,它让买家有套期保值的空间,以对冲价格波动。但锂资源相对集中,留给期货市场的锂并不多。目前只有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伦敦金属交易所提供锂的期货交易,交易额远小于铜、铁、镍等成熟大宗金属商品。


在现在的涨价周期中,希望获得稳定锂资源供应的下游公司,更好的选择还是直接购买矿产开采权或包销权。


全球最易开采锂矿现在基本已名花有主,只要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美国等不出台更严厉的追溯政策,天齐锂业、赣锋锂业等老玩家受到的影响有限。


在全球锂矿产量最大的澳大利亚,天齐和雅宝分别拥有格林布什矿山 51% 和 49% 的股权,格林布什是全球产量最大的锂辉石矿。赣锋锂业和阿根廷的 Neometals 各持有澳大利亚矿企 RIM 50% 的股权,RIM 拥有 Mt Marion 矿产。


在南美,赣锋锂业拥有阿根廷 Mariana 锂盐湖项目 100% 的股权和 Cauchari-Olaroz 锂盐湖项目 46.67% 的股权。天齐锂业持有智利 SQM 23.7% 的股份。


投资限制对中国的新入局者影响更大。这包括宁德时代等动力电池公司和比亚迪等电动车企业。宁德时代第一次试图收购锂矿股份是去年出手千禧锂业,但并未竞购成功。比亚迪第一次去上游买锂矿是在今年。下场较晚叠加如今各国收紧的投资审查,它们可以买的矿、可以投资的矿企范围受到了更多限制。


“在非洲投资锂矿最难的不是买矿,而是修路”


考虑到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已发生和可能发生的投资限制,未来中国企业的锂矿投资会进一步转向南美洲和非洲。


南美政府正在推动类似石油输出国组织的 “锂佩克”。阿根廷外交部今年 9 月称,阿根廷、智利及玻利维亚三国将形成联盟,共同限制锂矿产量以控制锂价。


智利驻中国成都总领馆总领事上周表示,智利政府正筹划建立一个规范智利锂矿开采的新制度。一位锂盐公司人士告诉《晚点 LatePost》,智利政府的具体计划是介入锂矿勘探、建设阶段,将锂矿开采权切割售卖,降低单一企业在锂矿项目中的持股比例。


“锂佩克” 还未落地,南美的锂矿竞争已非常激烈。今年 1 月 12 日,比亚迪关联公司 BYD Chile SPA 花了 6100 万美元拿下智利矿业部公开招标的 40 万吨锂金属中的 8 万吨配额,这次招标有 70 多家企业参与,比亚迪的出价是竞争对手的两倍。


非洲锂矿主要位于刚果(金)、马里、津巴布韦及加纳,优点是许多项目尚未被开发,空间大。缺点是基建落后,需额外投入更多开发、运营成本。一位在津巴布韦的锂矿投资者曾说,在非洲投资锂矿最大的困难不是买矿,而是修路。


非洲国家的营商环境也较差。2021 年,刚果(金)曾有一家华人开办的矿业公司遇袭,5 名中国籍员工被绑架。


中国公司也在加大开发中国本土锂矿资源。赣锋锂业、宁德时代和国轩高科目前都在江西布局了锂矿开采项目。但中国锂矿石资源多为锂云母,其含锂量约为锂辉石的 20%-30%,开采成本更高、效率更低。


可投的锂矿范围变小、投资成本加大,抢购者却在增多。中国公司之间的锂资源竞争将更加激烈。宁德时代、比亚迪、蔚来等新进入场的公司是竞争主力。


动力电池公司除了竞争锂资源外,还在加速推进钠离子电池的量产商用。这能减少他们对锂的依赖。钠不会短缺,海水里就有。宁德时代自去年来多次表示,他们的钠离子电池会在 2023 年商用。


短期内,钠离子电池仍无法大规模替代锂电池。由于上游开矿周期长、下游电动车市场加速发展,锂的供不应求和高锂价仍会持续,传导到链条最末端,是更贵的电动车。


今年 3 月,电动车所用动力电池价格普涨。特斯拉、比亚迪等公司都在今年 4 月都上调了售价。特斯拉在两周内 3 次涨价,部分车型价格涨幅达 3.5 万元。


过去,来自中国的商人行走在西澳大利亚的高原和南美洲的沙漠中,寻找蕴含锂的矿脉和地下河,把矿机和钱带进这些无人区。开采出的矿石搭上远洋货轮来到中国的四川和江西,在这里被碾碎、精炼、变成锂化合物。随后,它们会被送到中国福建、广东,或再次搭上货轮,去往日本、韩国和美国,进入全球各地的电池工厂。被加工好的电池,将再次进入全球物流链,被运往中国、德国、美国、日本,点亮每一部手机、驱动每一辆电动车。


市场逻辑主导下的锂行业各环节,一起追逐高效率、低成本和增长。


位于上游的锂业公司面临的风险,主要是价格的周期波动、位于荒僻无人区锂矿的恶劣环境和自然灾害。


2015 年 2 月,被称为 “地球干极”、91 年没有下过一场大雨的智利阿塔卡马沙漠迎来一场暴雨,引发了智利北部 80 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淹没了全球最大盐湖阿塔卡马的提锂蒸发池。沙漠里长出了成片的紫色花海,但 12 个月的暴晒白费了,当时全球 36% 的锂资源供应被波及,碳酸锂价格在 2015 年-2016 年从 3 万元 / 吨飙涨至 18 万元 / 吨。


这是锂价的上一次周期波动,彼时一场离中美汽车产业链,离消费者很遥远的大暴雨足以引发供应危机。


今天,随着锂资源地位提升、产能扩大、争夺日趋激烈,效率优先的分工方式受到冲击,暴雨等灾害也已不值一提。锂业正被卷入更多的摩擦,更大的风险来自看不见的手。


题图为澳大利亚 Mt Marion 矿场。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